合作交流 | 金華市檔案館“婺州魚鱗圖冊”國家重點檔案保護與開發工作紀實

2021-01-12 信息來源:浙江省檔案館 瀏覽次數: 字體:[ ]

魚鱗圖冊是官府為登記土地產權和征收賦稅而編制的土地簿冊,是我國現存最珍貴的地籍檔案。由于歷經戰火和時代變遷,很多魚鱗圖冊檔案已遺失。幸運的是,浙江作為魚鱗圖冊的首創地和樣板地,仍遺存了大量明代至民國時期的魚鱗圖冊,尤以婺州(今浙江省金華市)魚鱗圖冊為代表。金華市至今保存了兩大宗魚鱗圖冊,一大宗即為金華市檔案館所藏晚清至民國時期的湯溪縣魚鱗圖(436冊),另一大宗為蘭溪市檔案館所藏清同治年間編造、民國時補造的蘭溪縣魚鱗圖冊(746冊)。這兩大宗魚鱗圖冊共計1182冊,是同時期較完整的地籍資料。如此系統、完整的魚鱗圖冊被學者們譽為“迄今為止國內發現的最完整、最系統、最連貫的魚鱗圖冊”,“研究價值獨特,堪稱重大發現”。

婺州魚鱗圖冊的“發現”

2013年年初,時任金華市檔案局(館)長錢靜邀請浙江師范大學出土文獻與漢字研究中心主任張涌泉赴館參觀。當張涌泉看到檔案庫密集架上一排排的湯溪縣魚鱗圖冊時,又驚又喜。他初步判斷,像這樣系統性保存的魚鱗圖冊極為罕見,具有重要的學術研究價值。然而,由于各種原因,這批珍貴的魚鱗圖冊一直“沉睡”在庫房之中,從未進入學術研究的視野。

當時,張涌泉正主持國家新聞出版總署重大科技工程“中華字庫——手寫紙本文獻用字的搜集與整理”,筆者作為子課題負責人,主要從事明清檔案的整理與考證,對魚鱗圖冊有一定的了解。此次參觀后,張涌泉立即安排筆者協助金華市檔案館對湯溪魚鱗圖冊進行編目整理,并考察編造圖冊的歷史,斷定攢造年代,分析研究價值。然而,看似簡單的魚鱗圖冊整理工作,實際操作起來卻十分困難。魚鱗圖冊通常以縣為單位,將一縣之地塊按照一定的順序編纂成冊,有著獨立嚴謹的編造系統。而現遺存的400余冊湯溪縣魚鱗圖冊幾經流轉,最初的編造系統早已被打亂,基本屬于“完全混亂型”檔案。而絕大多數原冊未寫明攢造的時間,其中夾雜了多個版本。那么,這些魚鱗圖冊究竟是按照什么原則編造的?總系統和子系統是如何建構的?各個版本分別是什么時期攢造的?這些版本之間又存在怎樣的關系?對那些未登記字號、莊名的魚鱗圖冊,又該如何進行編目、定名和斷代?學界尚未建立一套科學規范、行之有效的魚鱗圖冊整理方法。

沒有可供參考的范式,整理只能摸著石頭過河。于是,筆者從原始材料入手,一有時間就去金華市檔案館查閱保存狀態較好的湯溪縣魚鱗圖冊原件,翻閱湯溪縣遺存下來的各類檔案和各時期的《湯溪縣志》。其間,筆者也曾多次赴蘭溪市財政局查看清同治時期攢造、民國補造的蘭溪縣魚鱗圖冊(746冊),并將兩者進行比較,寫成《湯溪魚鱗圖冊的遺存與研究價值》,后在此文基礎上,執筆撰成《婺州魚鱗圖冊的遺存與研究價值》一文。文章初步考證了湯溪縣魚鱗圖冊攢造的過程,解決了其斷代、定名、分類等基本問題,并提出魚鱗圖冊的未來研究思路。張涌泉審閱此文后,認為古代湯溪縣和蘭溪縣同屬金華府,而金華古稱婺州,可將兩地魚鱗圖冊歸并,統稱“婺州魚鱗圖冊”,又提出與金華市檔案館合作的想法,進一步搜集散藏在各公藏機構及民間的婺州魚鱗圖冊,共同保護與開發這批重要文獻,張涌泉隨即起草了《關于合作進行婺州魚鱗冊搜集整理研究的意向書》。2013年12月3日,浙江師范大學出土文獻與漢字研究中心與金華市檔案館正式簽訂合作意向書。長期“深藏閨中”的婺州魚鱗圖冊重新被“發現”,逐漸走進學術研究的視野。

婺州魚鱗圖冊的保護

婺州魚鱗圖冊尤其是湯溪縣魚鱗圖冊歷經流轉,許多冊籍因受潮、蟲蛀、鼠咬出現了脆化和霉變的現象,有的連正常翻閱都成問題,更遑論下一步的學術研究。如果按照古文獻保護標準和影印出版的要求,幾乎每一頁魚鱗圖冊都需要修復。這項工作不僅耗時費力,還需要投入大量資金,聘請修復專家來完成。然而,如何籌措這筆修復經費一時成為難題。而修復的問題不解決,保護工作就無從談起,后續的整理出版和學術研究也將成為空談。

2015年12月,接任金華市檔案局(館)長的陳艷艷非常重視婺州魚鱗圖冊的保護工作,并將其視為館藏最重要的歷史檔案。當她了解到魚鱗圖冊修復面臨的困境后,決定向浙江省檔案局和國家檔案局尋求支持,并隨即策劃開展《浙江檔案文獻遺產名錄》的申報工作。2016年5月30日,湯溪縣魚鱗圖冊順利入選第四批《浙江檔案文獻遺產名錄》,湯溪縣魚鱗圖冊逐漸引起檔案界和文化界的關注。2017年8月25日,陳艷艷又邀請張涌泉和筆者一道前往浙江省檔案局,向浙江省檔案局局長劉蕓匯報婺州魚鱗圖冊保護與開發的情況。劉蕓聽取匯報后指出,婺州魚鱗圖冊收集、整理、開發與利用的項目很好,也很及時,金華市檔案館應進一步做好魚鱗圖冊的宣傳與挖掘工作,爭取通過國家重點檔案保護開發項目的立項審批,進而申報《中國檔案文獻遺產名錄》。隨后,金華市檔案館啟動國家重點檔案保護的申報工作。2018年5月16日,“晚清至民國時期婺州魚鱗冊檔案開發”項目入選國家重點檔案保護與開發任務。在國家檔案局專項經費的大力支持下,婺州魚鱗圖冊的修復、整理和數字化工作得以順利展開。

婺州魚鱗圖冊的修復,吸收當今古籍修復先進的理念和方法,遵循最小干預、修舊如舊、修復可逆、最大限度保留歷史信息等原則。在資深古籍修復專家的指導下,修復團隊對各冊魚鱗圖冊的殘破現狀進行具體分析,對不同情況予以相應的處理,摒棄傳統的一律整卷、整頁托裱的方法,盡可能采用局部修復的方式,避免因過度修復造成保護性破壞。經過兩年多的努力,團隊現已搶救性修復婺州魚鱗圖冊6萬余頁,使得這批珍貴的歷史檔案得到很好的保護,并為其數字化、整理、出版與研究奠定基礎。

婺州魚鱗圖冊的數字化

魚鱗圖冊修復后,項目組對其進行數字化。當下國內檔案的數字化掃描一般采用300JPG壓縮文件,一頁圖片的大小通常不超過1MB。婺州魚鱗圖冊是中國珍貴的地籍檔案,因此項目組數字化掃描時采用的分辨率是600DPI無壓縮模式,每頁圖片的大小超過200MB,這意味著其清晰度至少是普通圖片的200倍以上。高清的圖版不僅可以滿足數據庫建設、專題展覽及彩印出版等各種要求,還避免了二次掃描對原檔案造成的損傷。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有的魚鱗圖冊頁面上附有若干貼條,對于這種情況,項目組不厭其煩地采用多次掃描的方式,先將原始狀態掃描一頁,然后將貼條全部翻過,正文掃描一頁,最后按照貼條先后順序分別單獨掃描。由于多頁圖版重復出現,為了明晰次序,則在原編目的基礎上,再增加一個層級,以“—頁碼”的形式賦予每頁掃描圖片唯一的編號。如此,確保魚鱗圖冊內各項信息完整保存,且次序不致混亂。

婺州魚鱗圖冊高清掃描是將檔案的物理形態轉化為電子形態,便于儲存和使用。在此基礎上,項目組對魚鱗圖冊的文本進行數據化,將電子文本轉化為可供分析的數據。這與一般的僅是提取一些關鍵信息的檔案著錄不同,婺州魚鱗圖冊數據化是較全面地錄入文本中的各類信息,包括字號、地目、土名、折畝、種子計畝、承糧戶、業主及住址等等,這些數據將在進一步的學術研究中發揮重要作用。但由于魚鱗圖冊所登記的這些信息,通常為手寫體,充斥著大量的俗字異體,形訛音誤時有出現,草書變體屢見不鮮,還有各類印章中的古體字,以及不同時期的涂改痕跡,釋讀難度頗高,目前國內開發的OCR軟件尚不能較準確地識別古代漢文寫本文獻,所有信息只能依靠人工錄入。項目組專家在整理寫本文獻和識別疑難字方面具有豐富的經驗,利用扎實的文字學、文獻學、書法學等專業知識,力求準確識別出文本中的每一個信息。先后參與錄文的人員有100余人,現已完成300冊魚鱗圖冊的錄文,總數據超過240萬個。

婺州魚鱗圖冊的整理出版

以往學界缺乏對魚鱗圖冊的整體觀照,以致在編目、定名、斷代、綴合、釋文、編纂等方面出現諸多問題,舊有且不可取的整理方案仍在不同地域被重復使用。如何科學、規范地整理魚鱗圖冊,特別是如何更好地避免重犯過去的錯誤,探索出一套科學規范、可供操作的新方法,是亟待解決的問題。項目組在整理千余冊婺州魚鱗圖冊的過程中,分析魚鱗圖冊的特質,總結出一套較為科學規范的整理流程及方法,即科學編目、正確定名、系統類聚、精準釋文、編纂索引、撰寫敘錄、影印匯刊。從而糾正以往魚鱗圖冊整理中存在的問題,并對以后魚鱗圖冊及其他地方檔案的整理提供借鑒與參考。

相比其他檔案,魚鱗圖冊公開出版的極少,其原因大致有二:一是先前檔案界對魚鱗圖冊重視度不夠;二是缺乏對魚鱗圖冊系統科學的整理。目前,僅有少數零散、不成系統的魚鱗圖冊出版,且多是夾雜在契約文書之中,作為一種契約文書的樣本出版。而以往出版的魚鱗圖冊影印效果欠佳,許多在掃描前未經修復,難以展平,出現了多處褶皺,致使有些關鍵性文字被遮擋,加之大多使用黑白影印,圖版清晰度低,字跡十分模糊,尤其是紅印章印成黑色后,遮蓋了魚鱗圖冊許多文字內容,使得文字難以辨識。鑒于魚鱗圖冊出版嚴重缺位、問題較多的情況,推出一部系統性、完整性的魚鱗圖冊叢書顯得十分必要。

作為國家重點檔案保護與開發任務的重要成果,筆者與張涌泉、胡鐵球主編的《湯溪魚鱗圖冊合集》第一輯(5冊)已由浙江大學出版社出版。這是目前國內外第一次系統地出版魚鱗圖冊檔案。新書因其考證翔實、制作精良為學界所稱贊,被譽為“魚鱗圖冊整理出版的典范”。近期,項目組又啟動了《蘭溪魚鱗圖冊合集》(250冊)的出版工作。婺州魚鱗圖冊大型叢書的出版將在很大程度上改變魚鱗圖冊出版不足、利用困難、缺乏深度整理的現狀,滿足海內外學者研究的需要。

婺州魚鱗圖冊的其他學術研究成果也陸續發表在《中國史研究》《文獻》《檔案學通訊》《中國檔案》《浙江學刊》等國家級核心期刊,多篇文章被人大復印資料、《新華文摘》等重要文獻報刊全文轉載,《光明日報》《人民網》《中國社會科學網》等國家級媒體紛紛給予報道,引起了社會各界的關注。2020年6月9日,金華市檔案館創建的婺州魚鱗圖冊展陳室正式開展,這是目前我國第一個以魚鱗圖冊為專題的展陳室。展陳室按照婺州魚鱗圖冊攢造歷史、主要種類、特點價值、保護開發4個部分進行展出,以更加形象直觀的形式,展示魚鱗圖冊的歷史文化。

魚鱗圖冊是中國獨有的檔案,是具有代表性的中國傳統文化遺產,每一份魚鱗圖冊都具有獨特性與不可復制性。同時,魚鱗圖冊也是宋代以后廣泛實行的基本土地制度,其對土地管理的精細程度遠超同時期的西方世界,是中華民族智慧的結晶,也是人類史上一個創舉,代表了當時世界上土地管理的最高水平,故而極富文化價值、學術價值、文物價值,是一座亟待開發的寶藏。

婺州魚鱗圖冊作為中國現存最系統、最完整的古代地籍檔案,其保護與開發尤為重要。在國家檔案局和浙江省檔案局的大力支持下,金華市檔案館與浙江師范大學學術團隊通力合作,做到共同申報、共同研究、成果共享,歷經7年的努力,取得了豐碩的成果,使珍貴的檔案得以更好地保護、發掘、利用、傳播。但婺州魚鱗圖冊總量巨大,至今尚有大量的魚鱗圖冊有待修復、數字化和出版,仍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物力。相信隨著修復與數字化的不斷推進,魚鱗圖冊的大量公開出版以及研究成果的不斷發布,其文化影響力必將進一步提升。屆時可以以婺州魚鱗圖冊為中心,整合安徽、山西等地的資料,積極申報魚鱗圖冊進入《世界記憶名錄》,使之成為中國的一張金名片,遠播海內外。這是一件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事業,對于保護文化遺產、推動文化建設,以及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承發展大有裨益。



參考文獻:

[1]李義敏,嚴學軍. 蘭溪魚鱗圖冊[J].中國檔案,2018(8).

[2]李義敏,胡鐵球. 魚鱗圖冊斷代研究:以浙江魚鱗圖冊為中心[J].浙江學刊,2019(1).

[3]欒成顯. 魚鱗圖冊的遺存與研究價值[J].浙江學刊,2019(1).

[4]李義敏,余承霖. 魚鱗圖冊整理方法芻議:以浙江魚鱗圖冊為例[J].檔案學通訊,2019(6).

[5]李義敏. 浙江魚鱗圖冊的遺存與研究價[M].地方檔案與文獻研究(第四輯).國家圖書館出版社,2020.


作者單位:浙江師范大學人文學院

文章來源:《中國檔案》2020年第11期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摘自:浙江省檔案館微信訂閱號


分享到:
0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什么是3d5码组三 多乐彩大赢家无法注册 官网广西快三形势三位连线走势图 新mg开户 新时时彩在哪投注 - 点击进入 2021码报生肖表 七星彩走势图360 北京赛车改单可信吗 360天津时时彩走势图 山东时时彩网址 四川时时彩地址 天津快中彩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赛车pk10能赢吗 陕西11选5开奖结 ag真人视讯接口 八戒中特网一肖中特免费 篮球胜分差怎么看结果